• <bdo id="0qeme"><input id="0qeme"></input></bdo>
  • <table id="0qeme"></table>
    <noscript id="0qeme"></noscript>
    • 0512-52809132
    • 工作日08:00 - 17:00

    行業新聞

    疫情沖擊天然氣和LNG市場

    導讀: 中國能源進出口和消費量對全球石油、天然氣和LNG、下游化工產品等能源全產業鏈影響深遠。

    中國經濟和能源全球地位舉重若輕,中國能源進口增長仍然較快,根據海關總署數據,2019年原油進口5.1億噸,消費量約6.9億噸,對外依存度接近74%;天然氣(含LNG)進口1373億立方米,消費量約3030億立方米,對外依存度超過45%。中國能源進出口和消費量對全球石油、天然氣和LNG、下游化工產品等能源全產業鏈影響深遠。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簡稱“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范圍廣、幅度大。由于全球供應鏈最豐富密集的中國制造業大面積停產,全球進出口貿易和制造業預計將受到嚴重影響。中國各行各業短期內都受到巨大沖擊,個別行業幾乎陷入停擺,對中國乃至世界能源行業的沖擊短期內是巨大的。

    全球天然氣和LNG市場已經供過于求

    疫情出現前全球天然氣和LNG市場已經供過于求。要分析“新冠肺炎”疫情對天然氣和LNG行業的影響,不妨先看一下疫情出現前行業的現狀。根據中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數據,2019年全球天然氣產量約4.11萬億立方米,消費量約3.98萬億立方米,供需差約為1300億立方米, 2019年新投產的液化天然氣項目使得歐洲和亞洲地區市場持續飽和,俄羅斯通過正在運行的烏克蘭管線、藍溪管線(Blue Stream)、北溪管線(Nord Stream)和土溪管線(Turk Stream)維持其在歐洲的天然氣市場份額,并計劃以在建的北溪-2管線(Nord Stream 2)繼續捍衛其歐洲天然氣市場地位。通過2019年12月投產的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Power of Siberia)向中國輸送天然氣。美國方面,隨著頁巖氣二次革命,來自二疊紀盆地(Permian Basin)等頁巖油區塊的伴生氣和海恩斯維爾(Haynesville)、馬塞勒斯(Marcellus)、尤提卡(Utica)等頁巖氣區塊的頁巖氣產量助推本土天然氣產量持續攀升, 2019年12月產量首次突破80億立方英尺/天(2.26億立方米/天)大關,且有繼續增長趨勢。中國國內也不斷加大天然氣勘探開發力度,同時有跡象顯示,“煤改氣”推進速度放緩,部分地區通過“清潔燒煤”發電供暖,中國對于天然氣進口的需求增量幅度有所下降。2019年對于全球天然氣市場是“供過于求”的一年,這一現象也反映在了美國Henry Hub,歐洲NBP/TTF Hub和亞洲LNG現貨價格上。歐洲和亞洲的現貨價格在2019年9月創下歷史新低:歐洲TTF Hub價格跌至3.10美元/百萬英熱,亞洲LNG現貨價格跌至4.30美元/百萬英熱。

    全球LNG出口商競爭加劇

    2019年對于LNG市場來說是歷史性的一年。以美國、俄羅斯、莫桑比克和尼日利亞等國為首,全球2019年完成FID批準的液化天然氣項目產能達到7040萬噸/年這一歷史性記錄,相比歷史高年2005年約5000萬噸/年FID批準記錄,還上漲約2000萬噸/年。一方面由于2015-2018年油價低位徘徊期間FID批準的LNG項目總產能規模不大(四年總量約為5300萬噸/年);另一方面因為2020-2025年間僅亞洲地區預計將增加5400萬噸/年LNG需求量,中國將成為亞洲地區乃至全球天然氣和LNG需求的主要增長點,2019年完成FID的LNG項目中有很大部分計劃2022-2025年間投產,IHS Markit和Wood Mackenzie此前都預計2022年開始天然氣和LNG現貨價格將逐步回升。

    盡管亞洲地區需求增量上升迅速,全球LNG產能投產速度上升更快。僅美國2022-2024年間預計投產的LNG項目就多達13個,共計45條生產線,約1.06億噸年產能。美國以外俄羅斯的北極-2 LNG、莫桑比克魯伍馬LNG、Coral South FLNG和莫桑比克LNG、尼日利亞的NLNG T7共計9列生產線,6508萬噸/年產能將在2022-2024年間投產??ㄋ栆灿媱?024-2027年間將LNG產能從7700萬噸/年提高至1.26億噸/年。莫桑比克魯伍馬LNG第二期760萬噸/年、第三期530萬噸/年也將分別于2027、2029年投產。因此,就算中國及其他亞洲、歐洲國家對天然氣和LNG需求保持高速增長,2023-2024年間全球天然氣和LNG市場預計也會出現再次飽和,LNG出口商之間的內部競爭將會空前激烈。

    除內部競爭外,LNG出口商還需要與管道天然氣競爭,2019年12月投產的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預計2020年供氣量將增至50億立方米,氣價與中國大多數LNG供銷合同比具有優勢。中國-中亞和緬甸的管輸氣量預計將繼續保持穩定,2019年受制裁影響導致延期投產的俄羅斯北溪-2管線預計2020年中下旬將投產。俄羅斯管道輸往中國和歐洲的天然氣預計將常年穩定保持滿負荷輸送??梢钥闯?,“新冠肺炎”疫情出現前,全球LNG競爭和供大于求的壓力就已經明顯存在。

    疫情“黑天鵝”導致中國需求增量進一步下降

    2017和2018年中國貢獻了全球主要的LNG需求增量,需求量增長分別達到46%和41%,可以說是LNG出口商最大的“金主”。根據中國海關總署數據,2019年中國進口LNG達到6060萬噸,相比2018年增長670萬噸(約12%)??梢钥闯?,就算沒有“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中國對于天然氣和LNG的進口需求已經不再是“瘋狂增長期”,進入了相對平緩增長。再加上“新冠肺炎”這一黑天鵝事件,對天然氣和LNG的需求增量將進一步下降。

    一方面是使用天然氣作為能源的相關工業產業停擺直接導致天然氣和LNG需求量下降,另一方面由于各行各業(例如:發電行業,交通行業等)活動減少,間接減少了天然氣和LNG的需求。醫院和醫用產品相關制造業創造的天然氣額外需求量遠不足以彌補其他行業停擺減少的消費量。此外,“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嚴峻而深遠,如果制造業停擺只限于短期數周,對部分制造業企業影響還勉強可接受,“春節黃金周”期間的國內外旅游、餐飲、購物、娛樂消費大幅取消,對中國的旅游業、服務、餐飲業、娛樂乃至房地產行業的打擊都是巨大的。根據Oxford Economics預測,2020年僅美國本土中國游客就將減少160萬人次。疫情導致企業和個人的壞賬、不良貸款比例上升也會加大金融行業壓力。

    IHS Markit模擬的“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導致的最壞情境:疫情持續到三月份甚至更長時間。該情境下中國2020年GDP增速由5.8%下調到4.2%,根據2019年中國GDP 99.1萬億元計算,意味著損失約1.6萬億元人民幣。經濟增速放緩本身就會導致能源需求放緩。此外,為了彌補疫情給經濟帶來的不利影響,政府預計將進一步放緩“煤改氣”政策部署,減少天然氣需求量。IHS Markit模擬的另一種情境:全國各行業二月底可以開始正常運轉,且國家推行相應的經濟刺激政策。該情境下2020年GDP增速下調至5.4%,天然氣需求量從之前預測的3272億立方米下調8%至3208億立方米,其中工業和發電供熱行業需求量分別下調30億和22億立方米。近日IHS Markit更新了對中國2020年LNG需求增量預測:由此前的439萬噸/年增量(占全球2020年需求增量約20%)減少190萬噸/年至249萬噸/年增量,減少幅度達到43.3%??梢钥闯?,就算疫情樂觀,二月份被逐漸控制住,全國各行各業恢復正常生產,國內天然氣和LNG需求量也將大幅減少。

    疫情對LNG進出口的間接影響“紛至沓來”

    中國的LNG進口商們由于收到下游終端用戶不可抗力申請,已經或正在考慮宣布無法履約完成LNG產品購買。此前中海油已經于2月6日通知三家供貨商由于不可抗力導致不能履約,如果疫情繼續延伸至三月,甚至更久,預計將會有更多由于不可抗力無法履約情況發生。但中國LNG買家想通過不可抗力更改LNG供銷合同預計也不會一帆風順。盡管中國商務部下屬的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1月30日正式宣布將為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企業出具國際貿易不可抗力證明,根據Bloomberg 2月7日報道,殼牌和道達爾已聲明表示不接受中海油因為不可抗力而無法履約,如果中海油取消相關LNG貨物購買,相關供應商可能會通過法律途徑向其索賠。由于全球多個國家已針對中國出發的游客頒布禁令,此舉有可能延伸至貨物貿易領域,給供給至中國的LNG增加了不確定性和潛在運輸成本。以美國為例,美國LNG合同多使用FOB離岸價,LNG買方負責運輸,LNG貿易量通常以百萬噸計,運輸費的小幅上漲可能導致整體合同溢價數百甚至數千萬美元。美國LNG出口商原本優勢之一在于北美Henry Hub與歐洲NBP/TTF以及亞洲JCC現貨價格之間的價差。如今價差區間逐漸縮小且運輸成本和不確定性在增加,相比卡塔爾和俄羅斯的LNG產品,美國LNG產品并不具備明顯價格優勢,更別提目前中國對美國LNG產品的25%關稅仍未移除。本就“供過于求”的全球LNG市場、來自管道天然氣的競爭、中國國內加大天然氣勘探開發力度、“煤改氣”速度放緩等,現在又出現了“新冠肺炎”疫情,對于全球氣價和LNG出口商尤其是部分美國出口商可以說是“雪上加霜”。

    對未來全球LNG生產商的影響

    “新冠肺炎”疫情這一“黑天鵝”將對未來全球LNG生產商影響如何?可以就具體LNG項目從三個層面來分析:

    1. 對目前已投產和近期將投產的買家來自中國的LNG項目。根據IHS Markit LNG貿易數據,截止2月9日,2020年中國進口LNG將達到949.5萬噸,主要來自澳大利亞、卡塔爾、印度尼西亞和俄羅斯等國(詳見下表)。其中,澳大利亞9個項目總計向中國出口419.6萬噸,占比達到44.2%;卡塔爾緊隨其后,Qatargas和Qatargas 2總計出口168.9萬噸,占比約17.8%。

    根據IHS Markit 2月6日報道,因疫情嚴重,部分中國進口商已向LNG生產商發出了因不可抗力不能履約的通知,這顯然反映了市場需求疲軟狀況,一定程度上會增加生產廠商、上游銷售方的焦慮和觀望感。

    Image

    2. 對已完成FID,在建未投產的LNG項目。部分美國和其它國家的LNG生產商在完成FID前就已鎖定好買家,例如美國的Sabine Pass T6,Corpus Christi T3,Calcasieu Pass LNG,Port Arthur LNG T1-2已和買方簽署長期SPA供銷協議,Golden Pass LNG也使用Affiliate Marketing的方式通過??松梨诤蚎atar Petroleum的子公司Ocean LNG銷售其全部LNG;俄羅斯北極-2 LNG項目和莫桑比克的魯伍馬LNG項目也通過Affiliate Marketing的方式確定了LNG買家;莫桑比克LNG在2018年2月-2019年5月間已經與10家公司敲定了8份SPA長期供需合同;莫桑比克的Coral South FLNG于2016年和BP簽訂了為期20年的SPA供銷合同。這些已經敲定買家的LNG出口商相對“日子好過”,就算出現極端情況:疫情延續導致中國LNG進口商因為不可抗力,2020年無法履約且需求增量大幅下滑,對于他們尚未投產且已經敲定多年供銷合同的項目,直接影響不大。但對于那些尚未確定LNG買家、已完成FID的LNG出口商來說,就不一樣了。例如美國的Delfin LNG和Magnolia LNG項目2019年已完成FID預計2023年投產,截至目前仍未發布公告確定LNG買家;510萬噸/年產能的Freeport LNG 2019年底完成FID,目前僅宣布與Sumitomo簽署了220萬噸/年的HOA協議;3列總計1650萬噸年產能的Rio Grande LNG 2019年9月完成FID,與殼牌達成部分產能SPA供銷合同并與ENN簽署HOA協議。上述項目尚未敲定買家或只簽署了不具法律效力的MOU備忘錄和HOA協議,出現疫情后增加的壓力可想而知,出口商需要推動與進口商的合作談判,或者考慮是否推遲項目建設周期。

    3. 對計劃2020年完成FID的項目。包括美國的Annova LNG、Monkey Island LNG、Texas LNG、Lake Charles LNG和Port Arthur LNG,目前Lake Charles LNG與殼牌簽署了MOU備忘錄,殼牌計劃購買其50%產量;Port Arthur LNG與PGNiG簽署了長期SPA供銷合同,與沙特阿美達成HOA協議;其余三個LNG項目沒有找到敲定買家的信息。無論如何此次疫情都會給他們敲響警鐘,預計這些項目的LNG生產商們2020年會更謹慎評估項目風險和贏利模式。

    最后,“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天然氣、LNG需求量的影響,以及對全球天然氣、LNG供需關系乃至氣價和LNG定價的影響,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疫情持續時間,何時出現“拐點”,以及中國政府為控制疫情展現的決心等,具體體現在制造業停擺時間,各行各業恢復的速度和程度,政府后續刺激經濟舉措等。疫情導致中國各行各業停擺,進而導致油氣需求下滑加劇了全球油氣市場過剩態勢,目前已經讓布倫特油價和北美/歐洲/亞洲天然氣和LNG現貨基準價格下調了約15%-20%?!熬S也納聯盟”(以俄羅斯為首的非歐佩克國家數次參加以沙特為首的歐佩克國家在維也納舉行的歐佩克會議,故稱為“維也納聯盟”)已在商討在原有基礎上繼續減產50-60萬桶/天以穩定油價。如果“維也納聯盟”不進一步限產穩住油價,預期市場過剩和油氣價格低迷將會持續,油氣生產商和LNG出口商需要做好“過冬”準備。

    岛国在线无码免费观_情欲片放荡的护士欧美_免费黄色A级片_日本特黄特色大片免费视频欧美性爱